一站通用户名: 密码 注册
中医人旗下网站:医学眺望医师考试认识中医人日文英文
 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医人 >> 新闻频道 >> 医药 >> 正文

广告赞助more>>

广东政策未定 二胎“先留着”孕妇陷窘境

  • 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南都 繁体中文 分享
  • 文章导读:

        “明明想搭的是政策的头班车,却赶上了超生的末班车!”广东“单独两孩”政策迟迟未定,一群已怀孕的单独妈妈陷入了窘境。这些与广东“单独两孩”时间表赛跑的生命,面临着尚未出世便要“被流产”的政策压力!

    去年11月,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“单独两孩”政策——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,根据国家卫计委前期调研,将有1500万至2000万人受此影响。受益者中不少是公务员、事业单位职工等受计生政策严格管控的群体。

    二胎来了,饭碗要丢了

    历经半个月的不眠夜,3月10日,程瑾(化名)决定在流产手术预约单上签字。此时,她怀孕刚满7周。这是她孕育的第二个生命。第一次和宝宝见面,在B超下,腹中7毫米的小生命心管搏动清晰可见。然而,短暂的喜悦之后,是持久的焦虑。

    程瑾是公办学校教师。这是一份让人挤破头都想得到的工作。但如今怀着二胎却让这个家庭陷入两难。

    去年11月,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“单独两孩”政策。这曾让程瑾一家对二孩充满憧憬。当新生命真正来临,他们却从希望转为失望。“广东一直没有落地,我的孩子生出来到底算不算合法?”如果不合法,他们不仅要被征收6位数的社会抚养费,而且两个人都得丢掉饭碗。

    程瑾想留下孩子的原因很多。她34岁才生下女儿。3岁的女儿乖巧懂事,给家庭增添了很多欢乐。但程瑾觉得,一个孩子始终太孤独,“女儿有时跟我说,她好想有个妹妹,可以跟她一起玩布娃娃。”

    广东地区部分单独妈妈组成“广东省单独二胎”QQ群,因为共同的遭遇聚集在一起。Q群以每天50人的速度已“壮大”到900多人。

    全校公敌,再没睡好过

    程瑾觉得,孕育新生命的喜悦只有短暂的几分钟。验孕棒上的红线刚刚填满,放下电话,程瑾已经坐在电脑前查找相关政策。当天排在搜索首位的新闻《“单独两孩”深圳上半年“没戏”》,瞬间让她害怕起来。

    程瑾马上想到了可能面临的处罚,当地执行和全国所有基层单位相同的计划生育政策———“一票否决”制。其中“最主要的是全校的晋升奖没有,那你就成公敌了”。

    在过去一年,她的学校至少有5个女老师在怀孕不满两月时自己做了流产。“因为是计划外(怀孕)。”而因为担心被人发现,这些老师都不会请太久的假,“绝对不会超过两周”。

    程瑾想起那位毕业前被劝退的博士后。她在怀孕5个月时被学校领导发现,当时再有一个月就要毕业,因为不想放弃孩子,在领导面前写下报告,说由于自己的原因主动离开。“等于是跟学校划清界限。”

    让程瑾印象深刻的,还有那个被人告密的男老师。男老师的妻子属于全职主妇,在外地偷偷生下孩子。但是有一天男老师回到学校上班,突然就被辞退了。

    程瑾说,“从那天开始,我们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。”

    昵称:  (欢迎留言,注意文明用词!
      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  内容:
    *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中医人保持中立